论文发表信息服务平台

如何区别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的学术定位?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6-19 16:41作者:胡键来源:胡键的博客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4041610102wh4g.html

胡 键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社会科学》社长、总编

在中国,社科学术期刊分为综合期刊和专业期刊。专业期刊就是关于某一学科、某一专业领域的学术期刊。综合期刊不仅包括中国社科院的《中国社会科学》,地方社科院、社联的院级刊物,而且还应该包括各高校的文科学报。综合期刊的综合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因为覆盖了数个学科或多个领域而成为综合期刊。因此,在大对数人看来,综合期刊似乎就是不同学科的拼盘,作者投稿也从来不去考虑,往往是把最优质的稿件投给学科领域里的权威专业期刊,而把二流的稿件投给综合期刊。尽管从行政级别来看,综合期刊负责人比专业期刊负责人的行政级别都高(如《中国社会科学》总编的行政级别都要高于中国社科院各所专业期刊的主编,地方社会科学院和高校的情形也是如此),而且综合期刊的总编是专职的,而专业期刊的总编一般是由所长或院长兼,实际负责的执行主编都没有实际的行政级别。这也正是中国的重要特色。有的甚至不管什么专业期刊还是综合期刊,只要是核心期刊就行。一是在意是否核心期刊;二是在意本单位确定的权威核心期刊。其他的情况如期刊的定位、期刊的风格、办刊的宗旨等,作者很少去关注。这表明,国内学者根本不关心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在学术功能上的定位究竟如何区分,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区分。

实际上,国家期刊管理部分把社科学术期刊分为综合期刊和专业期刊,并不只是从形式上的区别,而更重要的是从功能上的区别。如何区别呢?第一,既然是综合期刊,那么它所关注的问题就不纯粹是某一具体学科的问题,而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学科共同关注的问题。如果是某一学科的问题,那就从该学科的角度来研究即可。研究某一学科问题的成果应该刊发在该学科的转学期刊上更加合适。这样一来,综合期刊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然而,尽管学科分类越来越细,但跨学科的问题却越来越多,跨学科的研究也越来越迫切。而跨学科的研究成果看法在任何一个学科的专业期刊上都不要合适,这时候综合期刊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第二,大多数专业期刊喜欢微观研究的论文,因为这样才能体现专业研究的深度和厚度,而对那些对某一学科的宏观理论的研究,专业期刊往往是不喜欢的,认为宏观理论缺乏专业深度,而且越是宏观理论就越不是某一具体学科的问题。也就是说,宏观理论的研究更加适合综合期刊发表。第三,对公共话题的学术思考也很难通过某一学科的研究而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比方说,一些关于社会思潮的研究;对当前社会热点问题的学理性研究,热点问题由于缺乏学术积淀,可以通过宏观的研究来推进专业研究。这样,综合期刊刊发的这种成果往往具有引导学术发展趋势的功能。第四,对学术顶层设计方面的研究,可能既有宏观性的理论研究,也有对微观问题的宏观思考,这种研究成果涉及的是学术发展的宏大叙事,一般也不太合适专业期刊上发表,但在综合性期刊却更喜欢此类文章。总之,综合性期刊体现的是学术研究的跨学科性、问题的综合性(公共性)、研究视角的宏观性。专业期刊则强调研究的学科性、视角的微观性和研究的精深。所以,综合期刊和专业期刊的学术功能定位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事实上学者甚至办刊人都未必清楚这种功能区别。为什么会出现学者和办刊人不知道或不需要知道其功能区别呢?就起原因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综合期刊自身栏目设置的问题。我暂且不说高校文科学报的情况,但从各地社科院、社联的院级刊物来看,栏目设置基本上是按照大学科来设置的,或者是根据大学科按照学科领域来设置的,实际上还是按照学科来设置的,如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文学、历史学、哲学等;或者是政法、经济与社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文学与文化等。无论怎样变化,基本上体现的是学科性。于是,作者也只能按照综合期刊的栏目设置进行投稿。栏目与作者投稿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循环。结果,这种状况就很难改变。第二,科研管理部门在确定本单位的权威期刊时,从来不区分综合期刊和专业期刊,从而导致研究人员按照科研考核的指挥棒来投稿,而不是按照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的学术功能定位来投稿。结果,为了追求更快地在本单位的权威核心期刊上发表,一般都不会去考虑文章究竟符合专业期刊还是综合期刊。于是乎,绝大多数的综合期刊为了迎合作者对科研考核的要求而不得不按照学科来进行栏目设置。在这种情形下,综合期刊就必然要沦落为各个学科的大拼盘。第三,综合期刊由于组织稿件相对比较难,尤其是很难组织到优质作者的稿件。于是,当编辑部绞尽脑汁组织到了一篇知名学者的稿件,那么不管是什么专业的,都会优先安排刊发,即便其涉及的专业范围非常小,也即便是论文是关于非常微观的一个问题,甚至也会专门为该专家设置一个栏目。也即是说,综合期刊面临的组稿困境为导致期刊因学者而设一些微观问题研究的栏目,而很难坚持本刊物的栏目特色。此外,综合期刊也受到了作者研究视角的极大限制。跨学科的、宏观理论的研究,需要作者有相当强的学术驾驭能力、学术综合能力和跨学科的雄厚的知识储备。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情况而来撰写此类文章,很有可能导致论文非常空洞,所说的话都是空话,论文言之无物,只有皮毛而无血肉和骨骼。换句话说,写这样的文章更应该是学术大家,一般的作者更应该从自己的专业出发研究微观的问题。

学术期刊内部原本没有什么竞争的情况,但由于综合期刊与学术期刊的学术功能定位没有划分好,事实上存在着这样的竞争:一是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之间的作者资源的竞争,千方百计挖掘知名作者,建立自己的作者资源库。有的甚至于作者签订相应的发表合同,予以高价“收购”即给作者特殊的高稿费以换取作者为自己的刊物长期写稿。这种情形在某些综合期刊中是存在的。而这是嘴不利于学术发展的。因为,学术发展需要进行代际交流,既需要资深作者具有较深厚积累的论文,也需要年轻学者的活跃思想。只有这样才能推动学术发展。没有代际交流的学术,很有可能陷入僵化、停滞。如果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的功能定位明确,那么这种竞争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是这样,很有可能给人感觉综合期刊太多了,因为做宏观研究的学术大家毕竟不多。个人感觉综合期刊的数量的确是太多了,尽管期刊刊号是稀缺资源,但稀缺之中也存在着“奢靡”,甚至是多余的情形。跨学科的、宏观理论的创新毕竟很难,作者资源也非常有限。而综合期刊为了生存,那就只好“不顾一切”地抢作者资源。二是不同综合期刊之间的竞争。一方面是不同综合期刊对作者资源的竞争,跟前者比较类似。另一方面是综合期刊排名的竞争。由于国内对期刊的考核指标不科学,主要是依赖于二次转载、引用率来评价。有的单位甚至仅仅用转载来评价本单位主管、主办的综合期刊。无论是转载和是引用,主要还是依赖于知名作者的文章,因为转载和引用都集中在知名学者身上。因此,最根本的还是抢占作者资源,这是根本。而不同综合期刊之间在转载和引用方面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这确实是一种求生存的竞争。

出路在何处呢?我认为路径在于,一是对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进行切实的功能划分,让综合期刊发挥综合期刊的学术功能,让专业期刊发挥专业期刊的学术功能。二是对期刊的评价建立科学的评价指标。学术创新、理论创新、思想创新才是综合期刊的根本,而不是引用和转载。上述几个方面的创新是否也有相应的指标呢?我想这样的指标是完全可以建立的,但切记不要使指标僵化。任何指标一旦僵化,都反映出管理上的僵化、评价标尺的讲话。创新最忌讳的就是僵化。当然,对学术的创新本不应该是当代人来评价的,只有当这种学术、思想、理论走进历史以后,时间才是最重要的检验标尺。


2016年10月25日  于悉尼科技大学


文章分类: 期刊创办
分享到: